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腿再张开一点 学长给你_蛇

「不可以……」他可不想自己的亲爱妻子,被自个的妹子豔光所擒服,她的眼中只能有自己紧紧地拥著自己的妻子。

妹子有一半独蝎子的血缘那奇异特殊邪魔的气息,那日翻脸不认人,挟天子(妻子)以令诸侯(蛇皇),他可不想倘这场浑水。

他知道蝎子王与精灵王子已经在蠢蠢欲动,自己的妹子还浑然不知……

他们一起走向今天的新郎与新娘,宛儿嘟著小嘴只好乖乖地跟随著。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腿再张开一点 学长给你_蛇魔君(H文)

蛇皇就是有办法,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自己困在他怀中,外人看到是蛇皇对妻子的如影随行体贴柔情样子,其实真正是影子角色是自己。

「大哥……」穿著金光闪闪的华丽真丝绸缎衣裳这对郎才女貌的佳偶,黑魔君头上的头冠镶嵌著无数的价值连城,金光闪闪的蟠附著一只活灵活现的金蛇缠绕在其中,如云的发丝高高耸立地塑起,酷脸确是有著藏不住的喜悦喔。

梳理著高耸的云发蟠桃如缠绕著一只闪亮的银蛇,被紧紧拥护在一旁被金黄色丝纱若隐若现,更是诱惑人心想要一睹美人的面貌,可见蛇魔君对自己新婚妻子的占有欲多强烈。

雪肤都藏在华美镶满闪烁的钻石瞎所有人的眼睛,得到所有人的注目惊豔的眼光,步履轻盈如踩在云朵般的仙子,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美丽如幻影,像是眨眼间就不见的黄金水精灵这一切如海市蜃楼,华美中更如幻境不像真实性,虚实难分。

「恭喜你们喔……」蛇皇开心的祝贺著能看到自己情路坎坷的终於开花结果。

「早生贵子喔」在夫君的怀中大嫂也开心祝贺著,看著这场最闪亮的这对新人。

「……谢谢……大哥大嫂大驾光临……」黑魔君所有的感动与感谢都隐含在双眼黑眸中,一路以来他们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只要有事一定互相扶持的,尤其在他低潮时都是大哥一路相挺的,这份情份是无法言语的。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腿再张开一点 学长给你_蛇魔君(H文)

「哇哇……二哥不同凡响喔,真是的金光闪烁……」美豔的妹子也来参一脚,发出惊叹,内心想著这只闷葫芦的黑魔君,居然结个婚这麽招摇华丽,搞什麽东西……那接下来自己的婚礼要怎样搞啊……真是让人心烦。

「哈哈……接下来就看你了喔……」新郎淡笑著……喵著一眼妹子旁边不知死活的嫩小子。

这个妹子亦正亦邪,顽劣鬼怪的难以控制,又是诱惑人心美丽炫耀的让所有的人想要抓住她的绝美豔光精灵,这美丽的东西确是带著致人於死的邪恶力量,最是让他们两个哥哥们很头疼的问题妹妹,也是大哥跟自己沉重的甜蜜负担。

……待续~

蛇皇(限)3-4金蛇,银蛇

「金郎……趁著蛇皇与蛇后去参加黑蛇魔君……我们自己出去玩玩啦」金蛇对著夫君撒娇著。

「这……」他虽然也很想跟爱妻好好地甜蜜相处,他们多年来都聚少离多。

妻子因为要守护蛇皇的未来的蛇后,所以之前饱受相思苦。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腿再张开一点 学长给你_蛇魔君(H文)

自己虽很想跟妻子去偷欢一下,但是又因上次被黑蜘蛛所掳掠去害他左右为难矛盾的很。

「……金……郎」银蛇在他身上滑来滑去洒娇著,让金蛇无法抗拒的火热起来。

两人互相纠缠在一起在欲火难耐时,银蛇调皮地把炙热的夫君给推开……抛个性感媚眼,突然咒语一转身变更水嫩美豔的妙龄女子,但是全身的三点不露喔,就是看不到任何生殖器官,就像巴比娃娃一样,只有型体与美豔的水汪汪的面貌。

这时只见金蛇也不让妻子专美於前,一阵阵的咒语烟雾中变身成高大俊秀的帅酷男人,但是也是一样全身上下全都没有东西,连最重要的火热的昂长也没看见,两个再俊再美但是都是半成品般,一点看头都没有……但是他们的眼光还是豪不掩饰炽热地相拥在一起在彼此爱情的眼与魔手中有如变魔术一样,高耸丰盈的双峰在男人的手中变化成男人脑中想要的型状大小连颜色都可以随自己的喜欢变化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男人的重要骄傲的地方,也在银蛇的魔手下变得可怕的火热昂长硬挺。

「够了……喔……」男人沙哑难忍的沉重的呼吸声,女人媚眼一抛蹲下身来把火热可怕的东西放在自己丰盈的双峰之间不用自己双手去挤压xiōng部,只需要想的就可以紧紧夹住火热的巨物上下滑动著,男人已经隐忍著欲火狂烧,银蛇还玩不够的舌头缠绕著男人敏感的巨物前端……真的是要搞疯男人的意志力。

「……亲爱的夫君……带人家出去玩啦……嗯」她边舔边说著自己的希望。

「你……」他拉她起身大手罩住她双脚间,马上开出一个花朵流著泊泊花蜜水媚样。

男人想再进一步拥有进入那为他而开的花蜜中,窃取她美味的蜜汁,但是女人却是左闪右躲的笑闹著不依男人火热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