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3个外国人做的感觉,唔 不要塞了 够了

说话也开始结巴。


重要的是,刚才的画面让我有了反应,虽然刚才在会所的时候上了王欣,但由于是第一次,也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好不了多少,压根没什么味道!


上王欣的时候,更多的都是源自于复仇的欲望,只是后来知道了她是第一次,那种就消失了,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内疚。


“敲门又怎样,你难道不知道应该回避一下?”柳香没好气又白了我一眼。


“啥?”


我本来也想回避,可我进门的一瞬间你正好到,不过十几秒时间,这种场面我怎么反应得过来?况且我脑子里的道德中也没有回避选项吧?


没趁机把你给强了就足以证明我的定力,你还想让我回避?不存在的!


心里是这样想着,话不能这么说,只是讪讪的看着她,脸面上有点挂不住


“柳香姐,你先把衣服穿好把,我来的时候买了水果,现在给你削皮去!”


无意朝着柳香红扑扑的脸上看了一眼,就赶紧溜出了卧室。


因为刚才的原因,柳香红扑扑的脸蛋,加上稍乱的头发,看起来十分诱人。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看女人满足后的样子,带着某种羞涩,直接能让男人看了就会欲罢不能。


“换做是以前,我自己讨厌的就是自己这类人了,现在的自己却变成这样”


心里想着,我突然想到如果把视频给柳香看了,柳香拿这个去找刘世情要分手费的话,恐怕,刘世情也会狠狠的修理王欣一顿!


视频给他看到,并且传出去,虽然后面没有啪啪啪成功,但这个短视频已经够让刘世情喝一壶了!


柳香说过,刘世情有个老婆做房地产的,富有程度丝不比刘世情差,甚至可以说强上几分。


在他老婆面前,他只敢唯唯诺诺!只要柳香拿视频去威胁,就算要个几十万的那也是分分搞到手。


加上这个六十平米的一居室,也够柳香再去找个老实人背锅了。


不对啊,老实人没有惹我啊,为什么想让老实人背锅?心里想着,已经削好了一个苹果。


这时柳香走出卧室,一副妖娆和慵懒的姿态。


她来到我旁边,拿过苹果咬了一口,然后就坐了下来,问:


“这几天工作怎么样?钱还够用吗?”


那个晚上,我喝醉的时候,也就是柳香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身上没有一分钱,而且喝醉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说的,总之柳香是十分了解对我现在的窘迫情况。


所以在去上班之前,柳香还给了我两千块钱,要我看起来体面点,如果钱不够花了,可以随时找她要。


柳香的这个举动让我感动了好久,后来到会所之后,她满住我,给我往家里汇了一千块钱。


自从我爸的腿出了事情之后,我整个人变得经济紧张,以前还会带着王欣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后来因为家里的原因,我都很少陪着王欣了,更没有钱说看带她电影和逛街什么的了!


没钱真的是万万不能的!

够的,够的,我发工资后就,就要把钱还给你。”我说道。


柳香却笑了笑,也没忘记吃着苹果,说:“跟我客气什么,再说,帮柳香姐找证据,柳香姐也得给你酬金对吧?”


说到这,她问了一句:


“对了,这事情有发现了吗?”


“算有一点儿。”我支支吾吾。


“有就有,没有就是没有,算是有是什么意思?”柳香有点疑惑。


我本想拿出视频,从柳香那里获得报酬,之后就永远离开。


以前我问过柳香,为什么不和平分手呢,也能要一笔分手费啊。


柳香吐着烟雾说道:“因为贪心呗,整个青春都用在了他身上,不多带点钱离开,就我这样的哪儿还能找到好人家?”


说完之后,柳香怕我多想,又说道:“你安心办事就行,事成给你五万块钱酬金!”


五万块钱啊!就算我起早贪黑的做兼职恐怕一年都赚不了五万块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天价,这个机会我怎么可能放弃?


有了这五万,妹妹的大学学费就有了,她也不用去担心家里的事,本来妹妹成绩很好,现在高三本来压力大,家里又出现这样的事,导致妹妹现在的学习状态很差。


想到这,我下定决心!


“刘世情其实带着一个女人回酒店里,还是我的女朋友。”


“你女朋友?”柳香蹙着黛眉问道,眼神里充满疑惑,显然有点不敢相信。


“可不是么,我们好了几年,后面就各走各的了,但我们也没有提出分手什么的,当我看到她和刘世情一起出现在会所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后来,我就跟去房间偷看,他们要做那事的事候,他老婆打电话过来,他便走了,什么都没做成。”


柳香听我这么说,也打消对我说谎的怀疑,相反挺关心我问:“那你们俩人闹僵了?还是怎么了?”


本来有点犹豫,但是想到骗柳香也没意思,于是就说:“本来没什么,就是?”


“就是啥?”


见我如此,柳香十分好奇地问道。


“就是刘世情走了之后,我把她给弄了。”


我厚着脸皮回答。


为了不被柳香嘲笑,特意强调了进去了的事实,上次跟柳香姐那拙劣的操作让我感觉特别尴尬,跟个啥都不会的小白似的,虽然事实如此。说完后,看了一眼柳香,她却在笑。


“你这个小家伙,然后呢?”


“那是王欣的第一次,我感觉有点内疚。”


王欣和刘世情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说过自己是处女,如果有的话,那以后的麻烦就大了。


如果没有的话,那事情就没有那么严重了,整个事件都是我对王欣一个人的亏欠,和刘世情倒是完全不沾边。


柳香看穿了我的想法,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丫头?”


“应该是。”我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听到这话,柳香在我头上打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