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鬼

收拾好看电影时留下的食物残渣,萧元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还早,一边感慨刚才的电影选角不错可惜故事太老注定红不了,一边继续寻找接下来要看的电影。突然间滑动鼠标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水杯,顿时眼前全黑——跳闸了。

“倒霉!”萧元摸黑手忙脚乱找到手机出门看了眼电闸很快放弃了维修打算。

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鬼上身

“星期五居然要早睡,命中注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萧元停不住抱怨,看着窗外的月亮渐渐被遮住莫名感觉背后泛起凉意,猛地起身回头。新租的一居室很小在床上就能看到客厅,未关的笔记本在茶几上发出微弱的光,客厅大部分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呼气声回荡在小小的房间里,安静将恐惧放大,萧元拿着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猛地关上电脑,飞也似地爬回床上缩到被子里蒙头大睡。

梦中却是不太安稳的。黑色的梦境泛起红光来,那红色摇摇晃晃的,耳边的嘈杂声由弱变强。

“小姐,小姐姑爷进来了,快醒醒!”

萧元睁开眼,是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整个房间被红绸包裹着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喜字。

“啊,我妈催婚终于成功了,做梦都在结婚啊!”

“小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是现在已经到柳家了,您可别乱说了!”

萧元看着小丫鬟还想说什么,就见房门已经打开穿着黑衣的男仆弓着身子抱着一只公鸡进来了,男仆将公鸡放在床上随后转身出门,众人默契地跟在他身后离开。萧元抓住转身的小丫鬟“这什么意思啊?”小丫头想回答却被本已离开的男仆扯着膀子拽走了。

一脸状况外的萧元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心下顿时安稳,将床上的公鸡认出窗外,在屋内逡巡起来。

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鬼上身

“我还是有几分相像力的吗,看着旧家具还挺逼真的,看着镜子黄铜的呢?”萧元看着镜子傻笑,光滑的镜面映照出一张小小的瓜子脸,一双笑弯的眼睛和一张红唇,脸的主人开始做起鬼脸,然而镜子里的脸如同融化的蜡烛竟然开始扭曲。萧元大叫,“是梦是梦不怕不怕!快点醒来醒来!”

天不遂人愿,喜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房间褪去了颜色,风掀起绸缎像极了招魂幡。

眼前是一张阴郁的脸,死白的皮肤,上挑的眉眼,乌青的唇都昭示着这不是活物,萧元缩在床脚从指缝中窥见眼前“人”的装扮居然是新郎。不经脱口而出“鬼新郎!”不之为什么萧元觉得听见这三个字的的眼前鬼面色有回暖迹象。不经开始回忆起自己上个月看过的电影,大家小姐被冥婚嫁进柳府,每晚遇鬼然后开始查案和死鬼老公的大哥谈恋爱,最后发现是二婶与小叔想分家产下毒导致幻觉的伪鬼片。

眼前鬼见萧元分神十分不满开始吓人,眼流血泪,吐舌歪脸咧嘴来了全套,萧元意识到了自己梦到看过的电影顿觉无聊,开始挑剔起剧情。“鬼是好鬼,说好是鬼新郎,怎么剧情偏到查案上了呢?下毒多老套啊,谁写的剧本傻爆了!死鬼老公的大哥也很无聊明显是拿模板套的吗,善良正直,跟鬼片一点也不配啊!大宅子大家都要心怀鬼胎你撕我我撕你才有看头,女主夫妇白莲花到无聊啊!”

“那你说怎么写?”一阵幽幽的声音传来,萧元一撇眼前鬼恢复了之前的阴郁样子,虽然看起来很倒霉的样子,但是五官十分俊俏,于是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鬼上身

“鬼新郎吗,当然要先当新郎。”扯着眼前鬼上了床合上床帐,先脱下繁琐的婚服半跪着,拉着眼前鬼冰凉的手伸向腿间。

“果然是鬼啊,好僵硬啊,鬼新郎不和新娘联手,反而变成幻觉让新娘和大哥凑一对不就是一般的豪门恩怨了吗鬼片没鬼多奇怪啊。”

“真有鬼审核通不过!”

“在梦里还想这么多,我有病。”萧元翻了个白眼吻上眼前鬼,冰冰凉凉的好像冰淇淋。眼前鬼似乎过于震惊不知如何反应只是任由萧元上下其手。很快精瘦苍白的躯体就被从大红的喜服里剥出。

纤细的双手攀上脖子,小巧灵活的舌撬开牙冠,两舌相处不留一丝缝隙。萧元带着探究的眼神向男鬼下腹望去,走神间牙齿磕到了唇,有血腥的味道却并不疼,萧元无意之间舔掉唇边的血迹,男鬼开始化被动为主动。被压制的舌开始在口腔中探寻敏感地带,僵硬的腰主动挤进两腿之间。

精致的乳被托在微凉的手心里,跟着心跳微微颤动,冰冷的唇舌不知何时移到乳尖,凉意漫向心口不觉惊呼。

微妙地羞耻感升起,萧元的躯体被红色点染,她经不住刺激扭动着腰用光裸的腿蹭着腿间人的背,双手将胸前的头颅捧起深深浅浅地吻,后又引导着那灵活的唇舌向股间的的细缝进发。

微凉的舌尖触上火热的缝隙,萧元情不自禁地颤抖,感受到舌尖在蜜穴中进出寻找花蒂,双腿不自觉地夹紧,男鬼掰开双腿无奈地看了一眼情潮泛滥的女人。萧元被这一眼看得酥了,将腿顺着那人的腰线半蹭半挪地架在肩头,娇嫩的花穴阂动着蜜液沾湿了花瓣,女人特有的纤细手指引领着男人的视线,先是花穴在这手指下抖动,花蒂在指尖变得鲜红,蜜液蜿蜒在手指之上,这手指来到唇边被一张小嘴含住堵住迷人的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