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住珠子不能掉下来的小说,在办公室里啪啪啪

刘婶子倒在了我的身上,说话的时候嘴里热气喷洒在了我的脸颊上。


“这……”


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她说完话之后,纤细的手臂撑在了我的耳边,挣扎着就要起来。


太阳升的有些高,照下来的时候,刘婶子脸上的汗水,我看的很清楚。


心中有些微微抽痛。


我想也没想,按在了刘婶子的背上压了下来,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一直没有吭声。


湿热的呼吸带着温润的清香,似乎还交杂着一股股每日早晨都会遗留在我裤头上的气息。


也不知道过了许久,女人在我耳边的抽泣声越来越大,斑驳的泪水更是沿着我的脸部轮廓滑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只知道一个劲的拍着刘婶子的背。


这到底糟了什么心,流的泪水都快要赶上我一天要撒的尿了。


“你真以为,我是他们嘴里说的那种屋里头三天两头进男人的女人吗?”哭到最后,她喉咙都有哑了。


难道不是?


看到了我不相信的眼神,刘婶子一把就捧住了我的脸,面色严肃:“我跟你说不是,你相信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进我屋里头的男人哪个不想打我的主意,我一个女人带着刚出生的娃儿,还有一个婆婆,过日子不容易,我就只是陪着他们说说话,还能得手一笔钱,被人嚼了舌根子,到处乱说我坏话。”刘婶子偏过了头,满目凄凉:“过日子还真的不容易。”


“那你昨晚对我……”我还是不相信只是进屋里说话那么简单。


“那是因为”刘婶子温柔的用手指触碰在了我的眉眼上,从我的眉间滑到了嘴边流连:“大春,以前我就觉得你跟刘峰很像,昨晚的时候却是更像了。”


这是把我当成了替代品了吗?


女人的重心又向后一沉,我的家伙隔着冰凉的湿意又勃了起来,接着我又听见刘婶子说:“尤其是这里,和我家阿峰的一样大。”


如今现在的心情,微微有些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


刘婶子冰凉的双手覆盖在了我的脸上,缓慢的临摹着,仿佛在寻找着关于记忆中那人的相似之处。


任何一个男人要是知道自己成了替代品,少不得愤怒。


我当然也是,可抬眼看见刘婶子眼里的那种爱慕,以及爱人逝去的忧伤,心也跟着软了。


罢了罢了


“你这里怎么肿了?”刘婶子皱了皱眉头,指尖用了一些力。


眼角被人这么一按,我疼的抽了一口气,把她的手给拍开:“还不是你用石头砸出来的。”


“我没用石头砸你啊。”


“不是,不是你砸的我,那是谁……”


我的脑海里过滤了一遍方才的场景,好像那个石头飞过来的方向,依稀还真不是从刘婶子那里飞过来的。


这时候从后边的地里儿传来了呼喊声,玉米尖儿上的鸟都被惊散了。


“有人来了。”


顾不得纠结那个石头是谁砸的我,我赶紧捡起地上的裤子丢给刘婶子:“赶紧的,赶紧的穿上。”


刘婶子匆匆忙忙地穿上了裤子,上身领口的盘扣扣的有些急了,怎么也扣不好,露出了大片的花白。


这要是发现我和刘婶子这样在地里儿,怎么都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