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龙身闯入她的花径|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

安厉天睁开眼,深邃的瞳眸挑衅睇着她看。「我以为……你是在勾引我……」

「我、我……谁……勾引你!」她涨红脸,说话变得支吾。不要脸,明明就是他将她带shangchuang!

安厉天噙着笑,他问。「不然你刚才为什麽盯着我看!」嘴里还不停碎碎念!

他的龙身闯入她的花径|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限) 爱,转角

被人当场拆穿捉包的滋味,让她忍不住发噱。「谁爱看你!老娘是在想你这混蛋睡姿那麽差劲!怪不得我们家老板娘会看上你,品德不及格的小白脸!」因为她家老板娘睡姿相当不雅,和这混蛋有得比啦!

安厉天俊脸一沉。「我像小白脸?」拜托,是谁给她这样错误讯息?

「放手啦!老娘管你像不像!现在你立刻给我滚出这间房间!」

安厉天宛如痞子掀唇一笑,「如果我不呢!」还刻意将胸膛往她软绵绵的身上挤压。「有没有男人说过你的胸部很软,不知道摸起来的滋味……」

「喂喂喂!别太过份!当心老娘告你性侵!」她不甘示弱撂下警告。这男人果然够贱,难怪连她老板娘那样的货色他也啃得下去!

「呵呵……我这辈子玩过不少女人……」安厉天睇着她渐渐垮下的俏脸,无形中就觉得捉弄她的滋味很爽快!扬起邪恶的贼笑,他说。「到目前还没有女人可以拒绝地了我!」

瞧那家伙的嘴脸,骄傲又自负,真的很讨人厌。「死浑蛋!敢占老娘便宜的话,我就阉了你!让你……唔……放……」

他的龙身闯入她的花径|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限) 爱,转角

安厉天睨着眼。很不高兴自己一再听她报粗口,便俯上她,以唇堵住她的叫嚣。

想吃定她,门儿都没有!

谷筱乐趁他没留神,张嘴用力咬住他的唇,没想到却给对方有了机会,安厉天趁机让这个吻蔓延更深、更炽热,灵活的舌头在檀口尽情勾诱、xishun她更多miye。

她凝眉,咕哝的叫嚷。「放……手……」

试图甩头想挣脱他的索吻,但无论如何女人的力气终究还是敌不过男人,当下她终於明白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独处时的恐怖!

安厉天吮着她的嫩唇,越吻越着迷,原本存着捉弄的心态,在吮上她後,不受控制的举动热络朝她的肢体肌肤蔓延开来,也让这场闹剧变质了……

安厉天失控吮吻她,挟带情慾的渴望根本无视她的抗拒,隔着衣服由下往上抚摸揉捻她胸前的柔软,对她肆无忌惮上下其手。

脑海挥之不去是那日吻她的滋味,如miye般的甜味让他舍不得抽离,加倍忘情嚐着她嘴里的滋味。

他的龙身闯入她的花径|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限) 爱,转角

连着两次被同一个男人侵犯,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令她备感委屈,自尊心大受打击,眼泪就这麽飙落。

啪啦,啪啦,啪啦……

浑蛋!表里不一的浑蛋!

安厉天敏感察觉身下的女人不再挣扎,所以停下动作。视线在对上她滚落的泪,没由来掀起一阵愧疚,接着不发一语,起身离开她。

谷筱乐抹去脸上的泪,怒视他的背影,火气一上,不由分说抓起床上枕头,朝他用力扔去。「死浑蛋!我讨厌你!」

安厉天转身,弯腰捡起地上的枕头,然後走向她。敛去唇边的笑意,带着浓厚警告意味对她说。「我希望这是最後一次!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别再让我听见任何粗话,不然我会让刚才未完成的事情继续下去!」这个女人实在欠教训,满嘴粗话不打紧,重点是满脑子非常会胡思乱想,简直到了发疯境界。

「神经病,这里可是老……」谷筱乐从床上坐起,撇嘴嘟嚷。「我的地盘!你才给我当心点!」搞不清楚状况的小白脸!

见她如此乖巧配合,安厉天莞尔一笑。「很好,我们有共同的理念最好!接下来这个月就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