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用力别停使劲干|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妖淫

而「酒池肉林宫」的底层大宴会厅则正进行着艳丽的奴隶表演,能在这里参加表演的都是「价值非凡」的高级奴隶,不仅要相貌出众身材姣好,还要有出众的气质与才艺。这些奴隶有的是罗格本人的私宠,有的是各地权贵带来的宠物,另外还有一些商会老板特别带到这里拍卖的高档商品。

此城主人──绰号「什么都卖」的罗格今天格外高兴,一是因为贵宾云集、二是因为有个与他合作多年的商队老板给他带来两件珍贵礼品。其中,一件是位勇猛过人的角斗奴隶、另一件是位倾国倾城的绝代歌妓。对这两件礼品,罗格无疑对那位绝色歌妓更感兴趣,他现在正在大宴会厅内观赏她的表演。

眼下,大宴会厅内的天花板上悬挂着近百盏名贵的水晶灯,照耀着厅内正中的一个圆型舞台。舞台上,各色各样的高级奴隶身着各具风格的服饰或歌或舞、或吟或唱,一个个花枝招展争奇斗艳,强颜欢笑地展露自己最美的一面。这些奴隶有人类也有精灵、兽人、有翼族等亚人种族,都是各族中姿色出众的俊男美女。舞台下观赏的嘉宾们兴高采烈地品头论足,yín色绘色喧闹叫嚣。这些平时在人们面前装高贵、扮修养的权贵富豪,此时此刻无不丑态尽现。

然而,当一曲充满东方韵味的乐声奏响,全场顿时一静。只见百来名姿色出众的舞娘如同蝴蝶翻飞一起登台,一位国色天香的黑发少女在她们中如众星捧月般随着乐声载歌载舞。这位黑发歌妓一出现,就俘虏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她穿着一袭淡青色的秀美舞裙,轻柔的薄纱下尽显灵秀迷人的曲线,晶莹的肌肤泛出欺霜赛雪的光泽,高耸的酥xiōng傲然高耸,纤美的腰肢只堪一握,修长的美腿醉人魂魄。特别是她秀美无伦的脸容在长长的睫毛衬托下显示出一种清丽脱俗的凛然风姿,却又带着诱惑无比的魔性魅力,足以让世人为她如痴如狂。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妖淫剑姬传

每当她荡漾着撩人春意的眼神扫过台下嘉宾,即使见惯各种美女佳人的权贵富豪也不禁为她的绝代风华感到惊艳无比。更难得的是,这年轻女孩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让看到她的男人们既渴望得到她、又莫名其妙地想膜拜在她脚下。就连女人,也情不自禁地为她的美着迷不已。

抬起纤指轻轻拂过长美的乌黑秀发,黑发少女轻启樱唇配合着悠扬的乐声唱道:「东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血染江山红,谈笑乱世中。龙游天地间,佳人自逍遥。」

她唱的是一曲西方大陆人十分陌生的歌谣,但在东方大陆的青龙帝国十分有名。虽然听不懂她唱的歌词,但场内所有人都被她婉转动听的嗓音折服,仿佛被她的歌声直接感染到了灵魂深处。只不过,虽然她的歌声婉转起伏柔媚动人,却深深蕴含着一种笑傲乱世的凛凛女王之感,与她外表柔美纤弱的样子有些不符。

一曲终毕,黑发少女向台下嘉宾微笑了一下,退场而去。她前脚刚走,整个大宴会厅内就像掀开了锅般乱作一团,各路嘉宾你争我抢地向罗格喊道:

「罗格会长!你从哪里得来这位倾国歌妓!?她大概是东方大陆什么国家的公主,因为落难才沦为歌妓的吧!?否则哪里会有这般的绝代风采!!!」

「我愿出一万、不!两万金币!请把她转卖给我吧!不够还可以多给!!!」

「小气鬼!我出五万!」,「老子出十万!」,「二十万!」,「四十万!」,「八十万……」

罗格商会的管事们都傻了眼,他们不知卖过多少高价的女奴,却无一人能造成今天这般天价竞投的场面。罗格却不管那些嘉宾,只带着狂热的目光盯紧着舞台上黑发少女离去的背景。据将这尤物献给他的那个商队老板所说,这少女名叫「玉娇奴」,是位专门服侍帝王的东方宫廷艺妓。想到这里,罗格心痒难耐地盘算起来。

虽然转手卖掉她能大捞一笔,但这种极品货色人间难寻,还是留下自己享受才对!她太美了,太高贵了!一想到凌辱她、让她那张漂亮脸蛋露出屈辱神情时的情景,西方大陆第一奸商──死胖子罗格就飘飘欲仙地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白天很快过去,夜晚时分,在「酒池肉林宫」的地下牢,那间昨晚刚折磨死一位可怜的精灵美少女的牢房中再次传出罗格扭曲变态的yín笑声,还有他饲养的那群专门用来摧残女奴的性兽们凶暴的喘息声。

牢房内的墙壁上钉着一排铁镣,身穿刚才表演时那套舞裙的玉娇奴被铐住双手吊绑起来,绝色天香的脸蛋似乎充满惊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身边围着十几个高大粗壮、浑身肌肉有如钢铁般的赤裸大汉,个个目露狂乱凶光,胯下一颤一颤地抖动着凶暴粗长的硕大雄物。这些大汉是罗格饲养的性兽中最强壮的一批,如果说他们像群饥饿的猛兽,那么玉娇奴就像被一群猛兽包围的柔弱羊羔。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这头「柔弱羊羔」的明亮瞳孔深处闪动着嘲笑和兴奋、还有难以察觉的恐怖杀机。但她掩饰得非常好,就连狡诈的西方大陆第一奸商罗格都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这死胖子在两名贴身保镖护卫下拿着鞭子,一边晃动着全身白花花的痴胖肥肉、一边yín笑着对玉娇奴说道:

「小美人,你的歌声真美,呻吟和尖叫也一定很好听!来,让我好好听听!」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妖淫剑姬传

说着,丑陋的死胖子挥动皮鞭,yín虐的鞭梢像毒蛇吐信般抽打在玉娇奴身上,先撕裂她淡青色舞裙的上衣,露出被雪白蕾丝xiōng罩撑托着的高耸rǔ房,随后又是一鞭将rǔ罩从中间抽断,翘圆丰挺的nǎi子极富弹性地一下跳了出来,不停地在xiōng前颤动。只见粉红的rǔ晕衬托着樱桃般小巧可爱的rǔ头,令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