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喜欢喝我下面的水_在车上一次又一次廷入

可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那只野狼也惨叫了一声,对着我恶狠狠的龇牙咧嘴了一阵后,竟然转身跑了。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松了口气,连忙从地上拿起了镰刀,这才看到镰刀上的血迹,怪不得那只野狼退缩了,原来也受了伤。


不过现在还不到放松的时候,这林子里有一只狼,就会有第二只,要是再遇上一只,我可不敢保证还能这么幸运的逃过一劫。


想到这里,我连忙将镰刀放进药篓里,然后拍了拍倒在我怀里的王小兰。


不知是吓得还是怎么,她竟然晕过去了,我也来不及检查,只能将她抱起来朝山下跑去。


一路狂奔直下,可还没等我跑出去多远,林子里再次传来了悠远的狼嚎声,这次声音离得很近,仿佛就在我身后一般。


我面色一变,立刻加快了速度,可抱着王小兰实在是跑不快,我甚至已经能听到身后的呼啸声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了一座洞口,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直接调转方向抱着王小兰狂奔着冲向了那座洞口。


这洞口不大,里面黑漆漆的什么看不见,但我已经来不及思索那么多了,这里面只要不是狼窝就行,直接抱着王小兰钻了进去。


钻进洞口之后,我将王小兰放在地上,然后从身上扯下了几块布条,用火柴将布条点燃,丢在了洞口。


布条剧烈的燃烧起来,火光在黑夜中跳动着,一只野狼冲了过来,但是看到火光后立刻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洞口,却不敢再往前一步。


狼怕火,我有些庆幸刚刚想到了这个,不然我跟王小兰恐怕就要葬身狼腹了,不过这还没完,那野狼虽然不敢靠近洞口,但却始终没有离开。


这让我心中一惊,一旦火光熄灭,恐怕这野狼立刻就会冲进来把我撕成碎片,到了那个时候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扫视了周围一圈,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了山洞内的几块大石头。


“有了!”我简单的思索了一下,用石头堵住洞口的办法应该可行!


借着布条燃烧的空挡,我开始往洞口搬石头,终于在火光熄灭前,用大石头将洞口堵上了。


果然,火光熄灭后,那野狼立刻冲了过来,在石头墙外折腾了好一阵,这才不甘的嚎叫了两声。


我不确定它们离开没有,不过暂时应该是没事了,我瘫软在地上,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像是碎了一般。


尤其是左胳膊上,更是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就如同在伤口上倒盐水一般。


还有王小兰,现在还在昏迷中,我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只能忍着痛拿出口袋里的火柴,索性将外套直接脱了下来。


用火柴点燃外套,借着微弱的火光,我打量了周围一圈,这个洞穴不大,但是里面很空旷,什么都没有。


也不知道现在野狼离开了没有,得想办法从外面弄点木头回来,不然只靠这一个外套,用不了几分钟就烧成灰烬了。


还是先处理伤口吧。”我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想到这里,我咬着牙,强忍着疼痛将上衣脱了下来,肩头处被野狼抓伤了,伤口处血肉模糊,到现在仍不断的往外渗着鲜血。


这个伤口必须立刻处理,我在药篓里摸索了几下,拿出了几味草药,直接塞进了嘴里,用力嚼了起来。


“咳咳……呸!”这几株草药味道太恶心了,又苦又涩甚至还有一股腥味。


强忍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将这些草药嚼烂后,又忍着剧痛,将已经烂糊的草药敷在了伤口上,这才松了口气。


“啊!!!”我用力按着草药糊糊,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我一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痛哼了起来。


把伤口包扎好之后,我看向了王小兰,她的肋骨上方有点点血迹,之前她躲在我怀里,我的胳膊受伤应该也牵连到了她。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口气,决定先帮她检查一下。


因为血迹是在肋骨上方,位置有些尴尬,我只能在心里告了声罪,缓缓的身手撩起了王小兰的衣服。


随着衣服的撩起,立刻便露出了下方的大片雪白,我咽了咽口水,强忍着视觉的冲击,朝上面的伤口看去。


“呼……还好只是个小伤口!”当看到王小兰身上的伤口时,我立刻松了口气。


只是皮肤被划伤出了点血,并没有什么大碍,我的目光顺着伤口上移,落在了衣角下露出的半截黑色上。


伤口离那里太近了,我不可避免的看到了些许美妙的风景,心中立刻激动起来,手也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刘汉仓,你在干什么?!”忽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刚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心里也产生了一丝自责。


虽然说王小兰现在叫我王哥,但我一直把她当做晚辈看待,再说我刘汉仓一生光明磊落,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可就在我想要收回手掌时,我忍不住再次看了那被黑色包裹的高耸,心中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你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次了!”


想到这里,我的手又不受控制的伸了过去,在触碰到那柔软的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诱惑,感受着手指尖的温暖,体内的血液迅速汇聚,那里立刻就有了反应。


感受着体内的躁动,我直接将手伸进了那黑色里面,用手握住了那团柔软,兴奋的把玩了起来。


王小兰虽然是昏迷状态,可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做出了反应,脸色在我的手指刺激之下,很快就变成了潮红色。


“啊!”忽然,王小兰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哼吟。


我内心一惊,连忙将手缩了回来,而王小兰也猛地坐了起来,脸色潮红低着头问道:“刘,刘哥,你……”


“别动,你受伤了,我在帮你处理伤口。”我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的皱了皱眉头,故意用手碰了碰她的伤口。


“嘶!”王小兰立刻倒吸了口气,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立刻脸色一红。


“嗯?小兰,你怎么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硬着头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听到我的话,王小兰的脸色更红了,她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刚刚做,做了个梦,没有乱说什么吧?”


“没有,你刚刚昏迷过去了,哪里还能说话?”没想到王小兰竟然以为自己在做梦,我内心松了口气,同时也是一阵后怕。


要是让王小兰知道我趁她昏迷的时候,对她做了那些事情,王小兰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小兰,你在这等着,我去找点柴火。”为了避免尴尬,我连忙站了起来,准备去外面找点树枝。


见我站起来,王小兰连忙抓住了我的裤脚,脸上带着害怕,说道:“刘,刘哥,你要去哪?”


“我去拾点柴火,不然咱们晚上要被冻死!”我朝着一旁已经快熄灭的火光努了努嘴,然后继续说道:“今天晚上下不了山,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那些狼走没走我也不清楚,不过只要守着这洞口就不怕,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搬开其中的两块石头,钻了出去。


外面黑漆漆的,借着淡淡的月光勉强能看见些东西,我小心翼翼的从洞口爬了出去,从树上折了些树枝。


我在洞口折腾这么半天都没有动静,野狼应该是离开了,我壮着胆子爬到了树上,开始用镰刀劈砍树枝。


不久后,我抱着一大堆树枝回到了洞口,重新用石头将洞口封好后,趁着火光还没熄灭,用树枝点了一小堆篝火。


“冷了吧?”我坐在了王小兰的身边,靠在冰冷的石头上,然后将她抱在了怀里,说道:“这样会暖和一点。”


王小兰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顺势靠在了我怀里,红着脸说道:“刘哥,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